icon
当前位置:

垦丰种业IPO 业绩下滑大客户为自然人交易真实性

  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2021年7月2日召开2021年第69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届时将审议北大荒垦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垦丰种业”)的首发申请。

  公司主要从事农作物种子的研发、生产、加工、销售和服务,目前主要产品包括玉米种子、水稻种子、大豆种子等农作物种子,是一家多作物经营的现代化大型国有控股种业公司。公司是中国种子行业首批AAA级信用企业、农业部首批32家“育繁推一-体化”企业之一。

  垦丰种业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共计105978万元,将用于新疆垦丰玉米种子生产加工中心项目、北大荒垦丰种业全国研发中心及南方产业基地项目。

  中沪网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垦丰种业还存在以下问题,业绩下滑,收入高度依赖黑龙江省,受政策影响大,大客户为自然人,交易真实性令人质疑,供应商资质存疑或存在利益输送,薪酬变化令人迷惑。

  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垦丰种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52亿元、13.80亿元、14.55亿元,波动较大;报告期内,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6亿元、1.06亿元、0.49亿元,2019年较2018年下滑31.71%,2020年较2019年下滑53.85%,可以看出,报告期内,降水量比同期高逾20倍 直接经。公司归母净利润持续下滑,而且下滑的幅度一年比一年大,2020年时的归母净利润已经不到2018年的三分之一了。

  垦丰种业主要从事农作物种子的研发、生产、加工、销售和服务,目前主要产品包括玉米种子、水稻种子、大豆种子等农作物种子,而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就是玉米种子、水稻种子、大豆种子等农作物种子的销售。公司营收主要集中黑龙江省内,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在黑龙江省内的的销售额分别为15.22亿元、11.84亿元、12.80亿元,占营收总额的比重分别为98.56%、90.31%、92.49%,可见公司营收高度依赖黑龙江省。

  而报告期内公司业绩下滑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玉米种子销售收入的下降,报告期内垦丰种业玉米种子的收入分别为8.52亿元、6.11亿元、5.44亿元,而下降主要原因是产业政策的影响,“镰刀弯”政策的出台直接削减了冷凉地区玉米种植面积,玉米种植面积的下降直接导致了玉米种子市场需求量的下降,加上公司营收主要依赖黑龙江省,而黑龙江省又地处冷凉地区。而且中沪网注意到,垦丰种业近年来在玉米种子销售的市场占有率也是逐年下降,报告期内,公司玉米种子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07%、2.14%、1.91%。

  其次,国家推行“大豆振兴计划”。2017-2020年,黑龙江省种植玉米补贴标准分别为133.46元/亩、25元/亩、30元/亩、38元/亩;种植大豆补贴标准分别为173.46元/亩、320元/亩、255元/亩、238元/亩。种植大豆的补贴力度远大于玉米,高额的补贴提升了农户种植大豆的积极性。大豆和玉米同为旱田作物,种植上存在替代关系。而垦丰种业报告期内大豆种子的销售量分别为3251.84万公斤、3287.74万公斤、3109.44万公斤,大豆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5.47%、3.43%、4.47%。由于垦丰种业玉米种子的市场占有率持续下滑,加上自身在大豆市场上竞争也比较弱,市场占有率也处于下滑状态,进而导致垦丰种业在业绩在下滑。

  垦丰种业报告期内净利润出现快速下滑的原因与其毛利率有关,报告期各期,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6.57%、44.49%、38.90%,毛利率是逐年下降,而且下滑幅度也在不断增加。而这其中玉米种子的毛利率最高,报告期各期,公司玉米种子毛利率分别为69.59%,68.13%和64.63%,水稻和大豆种子的毛利率较低。由于公司在玉米种子的收入以及市场占有率不断下降,也就进一步导致公司毛利率持续下滑。

  沪网查阅招股书发现,在报告期内,垦丰种业的前五大客户存在多名自然人位居其中,其中,2018年,垦丰种业第一-大客户为自然人杨芳芳,垦丰种业向其销售收入为2779.49万元;第三大客户为自然人周延文,垦丰种业向其销售收入共979.06万元;垦丰种业第五大客户为自然人姜喜华,垦丰种业向其销售收入共840万元。2019年垦丰种业的第二大客户为自然人张伟,垦丰种业向其销售收入共2133.50万元。其中杨芳芳和周延文主要为转商客户,购买的主要为公司转商的水稻种子;姜喜华为经销商,主要销售的为公司玉米种子,张伟主要为自用及代他人购买,主要为水稻种子。

  那么作为自然人成为垦丰种业第一大客户,但是很快就消失在垦丰种业的前五大客户,那么垦丰种业与上述自然人的交易是否线年垦丰种业向张伟销售收入共2133.50万元,而张伟既不是垦丰种业的经销商又不是转商,这其中的交易不得不令人质疑。此外,自然人与垦丰种业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这也是有待进一步考证的。

  在垦丰种业的前五大供应商当中,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在2019年突然成为垦丰种业第二大供应商,2020年也为垦丰种业第二大供应商,垦丰种业就要向其采购种衣剂,2019年和2020年垦丰种业对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881.66万元和2405.66万元。而在此之前,垦丰种业主要向中农立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购种衣剂,据天眼查显示,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3日,为冯玉个人独资企业,参保人数为0,也就是说,刚成立就成为垦丰种业的供应商,而且在2019年仅4个月的销售额就位居第二大供应商,而且销售额达到2000多万元的企业,公司参保人数为零,难道说几千万营业额的公司一个员工都没有,此外据天眼查显示,与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同电线家。

  如果从资质上来讲,垦丰种业在此之前种衣剂的供应商中农立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A股上市公司,而且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没成立之前,2018年垦丰种业对中农立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购种衣剂金额为2800.95万元,且为该年第三大供应商。而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成立后,中农立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消失在前五大供应商之列了,那么,垦丰种业与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博泰农业生产资料销售有限公司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呢?

  垦丰种业(含全资及控股子公司)于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在册员工总数分别为1,542名、1,600名、1,552名。可以看出,公司员工在2019年还在增长,但到了2020就开始下滑了。同时,公司报告期内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岗位.上以劳务派遣、劳务外包及雇佣临时工的方式以满足季节性、临时性和部分辅助性用工需求。

  据招股书显示,垦丰种业报告期内平均薪酬分别为11.11万元、8.42万元、8.70万元。波动较大,尤其公司在2019年员工平均薪酬下降较大。而同期可比公司员工平均薪酬均值分别为10.05万元、11.57万元、11.56万元,呈现上升的趋势与垦丰种业截然相反。

  此外,垦丰种业子公司在其他各省区的平均工资在有的也存在一定的波动,发行任报告期内在内蒙古的平均公司分别为7.71万元、10.26万元、5.14万元。而垦丰种业子公司在吉林省的平均工资则是远低于当地平均工资,报告期内垦丰种业子公司在吉林省的平均工资分别为3.72万元、3.86万元、3.78万元,2018年和2019年吉林省当地平均工资分别为6.85万元和7.3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