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兰台说史•已故泰王如何创造出全民爱戴王室神

  就在昨天,一代传奇泰王拉玛九世陛下普密蓬阿杜德去世,此消息一经证实,不但引起泰国国内一片震惊哀悼之声,也立刻登上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鉴于泰王在泰国近乎神圣的特殊地位,泰国舆论几十年来对其称颂有加,反面声音微乎其微。与之对应,中国国内媒体也充斥着形容其如何以超然各政治派别之外的仲裁者身份勤政爱民、体恤百姓的报道。

  然而,神化的光环总有褪去的一天。日本昭和天皇在战败受辱之后,也难免要发布人间宣言,自我降格。在泰王普密蓬统治末期,质疑王室、强调清算国王的势力已日益抬头,在其去世之后,泰国王室的前景更难预料。我们既非泰国国民,与其跟着泰国媒体亦步亦趋歌功颂德,不如试着把神还原,既可以从中有所启示,也更符合时代精神。

  作为享国70年,在位时间仅次于法王路易十四的传奇国王,他是如何将一个已被推翻的没落王朝续命到今天的地位的?他究竟是实权君主,还是象征虚君?在他身后,王室将面临难得的机遇,还是深重的危机?

  普密蓬所处的却克里王朝,其创立者本是吞武里王朝郑信(华裔)王手下的将军,后通过反对国王的叛变,弑君上台。其时已到了18、19的世纪之交,泰国越来越感受到来自西方的压力。在王朝第五代君主拉玛五世时期,为了对抗西方列强,对泰国上下进行了广泛的近现代化改革,废除了大量陈规陋俗,同时以割让部分领土为代价,保存了王国的独立地位。

  在改革内政的同时,拉玛五世还热衷派王室成员赴欧留学,其33个儿子几乎全在欧洲接受过教育,这逐渐成为王室传统。普密蓬和其兄拉玛八世能够长期居留瑞士,远离国内政治,即源于此。

  1932年,泰国国内爆发政变,泰国人民党和少壮派军人联手推翻了却克里王朝的专制统治,并到处散布对王室不利的消息,王室声望跌入谷底。新政府给了当时的国王拉玛七世两个选择:要么听话成为傀儡,要么滚蛋。拉玛七世选择了成为傀儡,从此泰国建立了君主立宪制。此后泰国又经历了多次革命,普密蓬的兄长还被神秘暗杀。普密蓬就在这样的形势下登基,在国外又躲了很多年之后,才于1950年回国。

  普密蓬国王在位的早期完全处以军事独裁者銮披汶颂堪的军事阴影之下。1957年,泰国军队新兴实力派人物沙立他那叻元帅发动政变,銮披汶流亡日本。沙立与留学法国的銮披汶不同,完全是泰国本土培养的军官,满脑子亚洲式的忠君思想。在其任内,泰王的地位得以大幅提高,在拉玛五世时期早已废除的各种陈规陋俗,如平民见王室成员要行匍匐跪拜礼等,大量出现,并且延续到了今天。

  对于普密蓬国王和沙立的关系,学界多有争论。有人认为沙立是普密蓬的工具,亦有观点认为沙立是利用国王的“虎皮”来树立自己的权威。笔者倾向于认为,泰王与军方的关系其实相当微妙,从沙立他那叻及其后继者开始,其互相通过利益交换,互为助力的态势非常明显。没有军方的支持,泰王的地位并不稳固;没有国王的站台,军方也很难在政变之后稳定社会局势。

  沙立病逝于1963年,其继任者他侬元帅就没有前任那么幸运了。1973年10月14日,曼谷等地20万知识分子、学生和工人爆发了要求民主宪政的大游行,他侬被迫结束独裁统治,流亡海外。此后在泰国社会的民选政府与军方势力又多有博弈。泰王社会稳定剂的作用在一次又一次的政变中继续得以强化。不管政变与动荡的真实原因如何,由于普密蓬善于把自己塑造成稳定大局的慈父,超然各派之外的仲裁者,因此民众对他的爱戴多少带有点对政治稳定的期盼,把他看作和平稳定的化身。其实在很多情况下,稍遇激进改革,军方唱黑脸,泰王唱红脸的态势往往非常明显。

  在1991-1992年的政治动荡平息后,泰国军方似乎逐渐淡出了政坛。有论者认为,此时军队其实已被王室所驯服,没有国王的首肯,他们已不再敢任意发动政变。因此15年后的2006年,泰国又发生了推翻时任总理他信的军事政变的时候,人物就嗅到了大为不同的气息。

  长期以来,泰国北部农村地区,经济发展远较南部曼谷等都市区落后,城乡和区域发展严重失衡,占到泰国总人口近七成的农村地区,无法分享社会经济发展的带来的好处。进入21世纪以来,这一问题越来越突出得暴露出来。中下层民众积累的失望与不满情绪,就给了某些政客以操弄民粹的空间,由此崛起了泰国历史上最强有力的政治运动他信政治势力。

  他信及沙马、英拉等后继者,之所以能够在选举中屡战屡胜,无非是以福利政策招揽下层民众,比如落实各类草根政策,在广大农村推行免息贷款和全民医保政策,对农民实施生产性补助和技术性扶贫,政府的财政预算向农村地区倾斜等。通过这种政策上的杀富济贫,向农民施恩施惠,让那些得到好处的农民选他。在经济欠发达的国家,民主与福利国家结合在一起,往往会滋生一种福利换选票的倾向,民粹主义情绪几乎难以抑制。穷人有数量优势,选票购买门槛比较低,而要购买中产阶层的选票成本是非常高的。此外,他信为人做事高调张狂,不太尊重泰国的上层权贵,颇有共和运动的倾向。所有这些,都让城市精英和王室势力对其深为忌惮。

  2006年和2014年,军方两次发动政变,重挫了屡选屡胜的他信政治势力,普密蓬虽然在两次事件中保持缄默,但一般认为政变都得到了泰王的认可和支持。政变严重破坏了泰国的民主进程,践踏了法制,而民粹思潮却并没有消退,在长期贫富不均、城乡矛盾所造成的社会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之前,泰国的政治动荡还将继续下去。

  如今泰国政体虽名曰君主立宪制,但实际国王有很大的权力,远非欧、日真正的虚君可比。其中,在行政任命和立法层面行使否决权,就是其中一例。泰国宪法规定:只要国王认为发生的事情不利于人民而且不公正的时候,国王拥有否决权。虽然英国国王理论上也有类似的权力,但现任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却从未执行过,不干政是欧洲君主立宪国家的政治惯例,战后的日本天皇也是如此。

  普密蓬国王与之相比就大为不同。虽然很少行使否决权,但是在涉及自身利益的关键问题上,从不手软。在1976年,当议会投票以149比19通过扩大民主选举到区一级时,普密蓬国王拒绝签署法令。国会也没有投票再推翻国王的否决。另外,在1954年,普密蓬国王在最后同意签字前两次否决了国会通过的土地改革法案。该法案限制个人拥有土地的最大面积为50莱(20英亩),而当时皇家资产管理局是泰国最大的土地所有者。该法案也在其后的军人政变推翻民选政府后废止。

  上文提到的一些在19世纪就已经废除的礼节,也在时刻提醒着泰国人他们的国王并非毫无权力的傀儡。行拜见礼时,他的臣民要自称他脚下的尘埃。此外,国王还拥有高达370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并根据法律规定可以供王室成员随意花用。换言之,皇室并非超然物外的存在,正相反,它代表了一个相当有力的利益团体,并且在政治的漩涡中发挥着巨大的力量。

  其实上,泰国国内也并非无反对国王和君主制的声音,尤其是2006年政变之后,反王室的力量大增。民众忠君爱国铁板一块的印象,是官方精心塑造的结果。不可否认,泰王的个人声望较好,对稳定局势常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其它王室成员却并非如此。比如王位继承人就被视为挥金如土的败家子和王室的笑话。诗琳通公主虽然通过从事慈善事业,较为亲近民众,却碍于继承法,难以成为王位继承人。

  尽管泰国的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嘲讽王室成员,包括王室的狗,否则将被判处最高15年的重刑。但互联网上针对王室的匿名嘲讽视频或者评论还是不断涌现。塑造成神圣不可侵犯的全能神,并不能停止民众越来越强烈的质疑,也招致了西方舆论的广泛批评。

  当然,王室作为保障军方利益的重要基石,军方将领们还是愿意拼死保住这块金字招牌的。之前考虑到普密蓬可能时日无多,军方今年花费了5.4亿美元巨资开展一场名为敬仰、保护、支持王室的宣传活动,金额超过了外交部的全部预算。宣传活动的形式应有尽有,有小说和视频创作比赛,赞颂国王歌唱比赛等。军政府对此声称:这不是宣传,这是对年轻人的教育,让他们记住国王的丰功伟绩。与此同时,为了改善王储糟糕的民望,使之顺利即位,重塑王储形象的包装运动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开展。

  不过可以预计的是,再怎么教育也无法改变泰国社会经济发展极度不均衡、社会撕裂、民粹兴起的基本事实老国王在位时百般压制,尚且不能稳定局势,何况既无威望又不讨喜的继承人。其破坏性后果,可能很快就会以泰国王室的危机的形式爆发出来。如果处理得当,泰国可能前进一大步,成为欧洲日本式的君主立宪政体;处理失当的后果,恐怕则是王室被彻底废除,泰国从此成为共和国。

  蔡英文签名致哀台湾却拼错泰国英文国名(图片来源:“中央社”)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10月17日报道,泰国国王拉玛九世普密蓬13日辞世,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今天上午前往台北的“泰国经贸办事处”致哀。蔡英文以英语在签名簿上留言,但有媒体发现,蔡英文竟然把致哀对象Thailand(泰国)的...

  中新网10月15日电 (何路曼)当地时间13日下午3时52分,泰国国王普密蓬因病逝世,享年88岁。18岁登基的普密蓬,是目前全世界国家中在位时间最久的君主,并一直深受民众爱戴。泰国将进入为期一年的哀悼期,政府机构下半旗30日,各国政要也纷纷发送唁电表示哀悼之情。 在位70年间,...

  万年“捧不红”的四位女一号 原标题:万年“捧不红”的四位女一号,最后一位真的好可惜! 娱乐圈中不缺少颜值高的,也不缺少有演技有实力的,可是总有那么些人似乎是缺少了些运气,又或者是她们真的不愿去争去抢,总是被人遗忘,总是捧不红,明明已经是多部剧的女一号了,...

  嵩屿街道按照“全街动员、重点突破、以人为本”的工作思路,迅速建立救援重建领导小组,紧急调集多方抢险力量,与村(居)人员共同发力,重建家园众志成城。 街道广泛动员,截至目前,发动参与社区自救重建工作3万人次,清运树枝、垃圾等路障近2500车次,辖区内12个...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闽ICP备07001623号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版权声明: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海峡导报(台海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